笔趣库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污力公主:驸马3分之1 > 正文 217.第2章17章 问一个问题
    笔♂趣阁 ,

    温明珠这么快抵达广成关,温云笙还以为她是半途折返,抑或是进京救萧舜未果,于是就先来广成关汇合,一起想办法了。

    没想到,她竟然是带着萧舜一起来的

    “你”温云笙看着萧舜,一时说不出话来。

    他本想问“你真的通敌叛国了”,但是转念一想,若是这家伙回答“是”,那这个话题该如何进行下去

    他是语重心长地劝诫他,要以家国为重,不能背弃养育自己的祖国与人民,及时回头是岸还是喜大普奔,高高兴兴地将他招为东床快婿

    于是,语气微微一顿,将屋里的闲杂人等全部摈退,转而说道:“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萧舜回眸与温明珠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向温云笙行了一礼,恭谨地说道:“温伯父,我这趟来,是想请温伯父随我去一趟江都,见一个人。”

    “江都”温云笙有些费解。以萧舜现在的处境,出来一趟估计不易。如果真有什么事要请他进京,让温明珠过来传句话就行,为什么要费这么大的功夫亲自跑上这一趟。“见什么人”

    “我的母亲。”萧舜想了想,加上了一句。“也是温伯父的一位故人,她姓段。”

    段这个姓氏并不常见,温云笙怔了怔,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云裳她真的还在人世”

    见他听到这个消息后,只有呆怔,并没有惊讶,萧舜倒是奇了:“温伯父早已知情”

    温云笙回过神,轻轻摇摇头:“当年,遍寻不着她的尸首,我就猜,她或许还在人世。这些年,我一直在找她她,真的还活着只是没想到,她竟然嫁了你父亲那,那个孩子”

    “死了。”萧舜直截了当的两个字,直接粉碎了温云笙刚刚重新燃起的希望。说话间,萧舜一直注视着温云笙的表情,捕捉到那一瞬间他眼中闪过的悲哀和绝望,看起来他对段云裳母女也并非无情。心中忍不住沉吟,继而脱口说道:“温伯父,我想冒昧地问一个问题。”

    温云笙抬眼看了看他,说道:“你说。”

    对于萧舜,他的心情也十分复杂。他作为主帅,驻守北疆数十年,与北江交战也不下百次。其中大约有两三成的战役,对方的主帅就是如今立于眼前的这位,北江的齐王萧舜。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他们二人,竟然会以今天这样的身份,站在这里对话。他的妻子,成了他的继母。而他,又为了他的女儿,“通敌叛国”。

    看着眼前这个即便是穿着最普通的斗篷,却依旧难掩其钟灵毓秀之姿的俊秀公子,想着若是温明珠真的坚持要招他为驸马,自己到底是赞同,还是反对。

    “当年,母亲为了追回被歹人劫走的女儿,与之交手时不慎落崖。她重伤在崖底躺了三天三夜,为何不见有人前去搜索、救援”

    温云笙的目光沉了沉,显出一种肃穆来:“你也是带兵的人,应该明白这里面的道理。家重要,还是国重要那种时刻,我只能顾到一边。云裳母女,我是对不住她们我随你去见她,不论她在哪里”

    “爹爹。”自萧舜开始说话后就沉默至今的温明珠,忽然开口唤了声。

    温云笙略一回眸,看向立于一旁的女儿。

    “女儿也有一个问题想问爹爹。”

    温云笙在心中无声喟叹:“问吧。”

    “段皇后,是不是原本就是北江人”

    温云笙一怔,原本以为她这个时候发问,无非是责问他与段云裳的过往,抑若是反问他,难道就对得起她们母女之类的话却没想到,她竟然问了一个看起来非常不着边的一个问题。

    “爹爹”见温明笙出神,温明珠不由催了一声。

    温云笙回过神,缓缓的回答道:“是。”

    温明珠一听,就“哼”出了一声:“我就知道是这样娘亲过世后,爹爹你就抛下我,将我丢给皇上皇后抚养,自己长年率兵驻守北疆,为的就是寻找段皇后,对不对”

    温云笙刚想说话,却又被温明珠打断:“这一点,爹爹别想否认,我早就查过了。在我出生之前,爹爹虽然也曾驻守过北疆,但时间并不长。相反的,驻守南疆的时间,要长得多。但是,在我出生之后,您就像在北疆筑了窝似的,长年长年地在那里。即便是近年来,已经少有战事了,还是一年到头地都不见回京一次。您根本就是为了找她,所以连女儿都不管了,是吧”

    “明珠”温云笙惊异于女儿的敏锐,没想到,她一下子就将全部的事情理了个透彻,只能羞愧地说道。“我也对不住你和长安。”他或许是个优秀的统帅,但却是一个失败的丈夫,一个糟糕的父亲。

    “爹爹,我现在说这些,并不是想与您计较谁对不起谁的问题。虽然我从小没有娘亲,爹爹也不在身边,但是皇上娘娘一直对我很好,爱护我,宠着我,所以,我有时候或许有些不开心,但并没有怨气。但是爹爹您有没有想过,当初您为了皇上,为了国家,放弃了女儿,伤害了段皇后。现在,却要弃守广成关,不顾危险、不惜性命地要去见她。”

    “如今江都的局势如何,想必严凌回来的时候,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而如果您一旦出事,广成关失守的概率有多少,这个,您也应该也不会不知道。倘若广成关失守,北江军队入关,定王又已经出来了,正在京城虎视眈眈爹爹,您不觉得,这一切就绕回去了吗那咱们温家这些年的妻离子散,岂不是变得毫无意义了”

    “明珠”温云笙一时语塞,心乱如麻。

    萧舜知道温明珠是不想温云笙去这一趟的,他也并不坚持,主动退让说:“事关重大,温伯父好好考虑。非常时候,我持凤令出关,在外停留得越久,入关时就越可能遇到麻烦。最晚明天一早,我就要回去了。”

    言外之意,温云笙还有一个晚上的时间,好好考虑去或者不去的问题。

    温明珠自然也知道萧舜为什么自始至终都没有提段云裳病重之事,虽然他明明很希望温云笙能够随他回去见段云裳最后一面。见他顾虑自己至此,心中也不免动容。既然他说不出口,那就由她帮他说吧。

    “如今段皇后病重,已是弥留之际,倘若爹爹执意要去,女儿也并不阻拦。毕竟我也不希望爹爹这一辈子一直都生活在后悔与愧疚之中。”

    “爹爹好好考虑吧,我和萧舜这一路来,也累了。先下去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