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画满田园 > 正文 第两千七百八十六章 人不能太贪
    笔♂趣阁 ,

    傅斌看着秦秋风,这人真的是陈秀荷的儿子么是秦苗苗的哥哥么三个人真的是一家人么为什么这个秦秋风这么多年一点没有变,还是这么单纯

    他被秦苗苗害的这么惨,可是一直都不知道,还一直觉得欠着秦苗苗的,秦苗苗也是真的够狠心的,能把自己的兄长和娘利用到了极致。

    他看着秦秋风:“你觉得你死了有用么陈秀荷和秦苗苗潜伏在现在的位置这么多年,我怎么会舍弃这个钉子并且你知道你的妹妹多可怕么她自由那要多少人面临危险她最恨的是妙儿,我怎么可能让她去害妙儿”

    秦秋风连连摇头:“不可能的,公子,就算是苗苗嫉妒心强,就算是她嫉妒妙儿,但是不会杀人的。”

    “呵呵,秦秋风,你到底长脑子了没有秦苗苗不可能出来了,如果你不想让她死的太快,不想让你娘也给你陪葬,那就回去,该干什么干什么,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傅斌对秦秋风真的是不想多言,因为这个人不如陈秀荷未来的用处大。

    当然傅斌很有底的是,自己可以利用陈秀荷牵制秦秋风,同时也可以用秦秋风牵制陈秀荷。

    秦秋风手上的短刀掉在了地上,弹起落下间刀尖划过了鞋面,咧开了一个口子。

    秦秋风像个木偶人一样转身,僵硬的出了傅斌的宅子,因为他现在连死都不能了,因为他死了,会害死娘,害死妹妹,这都是自己的错。

    本来他想着自己死了,一切都结束了,娘和妹妹就自由了,就算是妹妹不能解毒,但是有娘陪着也比现在在这样被锁着好,之后自己也把真相告诉玄妙儿了,那样就没有任何的牵挂了,可是现在什么不成了,因为自己死只会害人不会救人。

    他赶紧回了衙门,把那封给玄妙儿的信要了回来,撕碎了,然后把自己关在一个柴房里,一直到了半夜才回家。

    陈秀荷一直坐在客厅里等着秦秋风,女儿没了,要是儿子再有什么三长两短,自己就活不下去了,她很后悔没有跟秦秋凤说实话,因为秦秋风是个聪明的人,他会猜到的,那就回去找玄妙儿,一定会问出来的。

    听见秦秋风回来的声音,陈秀荷一下子冲了出去:“秋风,你回来了,你没事吧”

    “我没事的娘,我就是去看看妹妹,看见了我也就安心了。”

    “秋风,娘就是怕你担心才没告诉你的,你妹妹这辈子完了,你一定不能有事,要不然,娘也活不下去了。”

    秦秋风抱住了陈秀荷:“娘,对不起,一切都是因为我而起的,如果不是我,咱们家也不会变成这样。”

    陈秀荷摇着头,替着秦秋风擦着眼泪:“都是娘的错,如果不是我嫁错了人,怎么会这样”

    “娘。”

    母子两抱头痛哭,他们内心都是自责的,都觉得家里的悲惨是自己开始的,可是他们谁也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秦苗苗。

    第二天玄妙儿站在院子里,看着小院里开的菊花,心情很好,该解决的都解决了,现在自己就安心的待嫁了,等花继业回来,自己也就该回河湾村了。

    而此时的花继业在国公府的客厅里,跟方国公和国公夫人说着婚事。

    花继业的几个舅舅舅母也在,因为都是长辈,方国公让他们也来一起听听。

    方国公问着花继业一些永安镇的规矩,因为毕竟他们的婚礼在永安镇,以后也要继续在永安镇生活,所以还是要多考虑两边是不是有些不一样的细节。

    不过玄家的嫁妆,花继业没有说太多,因为玄妙儿自己的嫁妆太多了,这个不适合太多人知道。

    并且玄文涛跟刘氏准备的嫁妆也够多了,在永安镇应该是独一份了,就算是京城三品官员嫁闺女,都未必有玄家准备的嫁妆丰厚了,这些到时候成亲时候也就能都看见了,这个本也不是花继业要说的重点。

    这边方国公和花继业核对好了这些,方国公的三儿子方三爷开了口:“爹娘,咋说这玄家就是一个村子里的农户,咱们继业再怎么都是国公府的外孙,说起来玄妙儿能配上继业也是因为她自己的本事,那她的那些铺子钱财,到底能带着多少咱们是不是也要心里有点数”

    方三夫人也跟着自己男人附和道:“是呀爹娘,玄妙儿咱们也见过,再咋说也不是什么大家闺秀的,这嫁妆多点也能让她以后在家里有点地位,并且这出嫁的姑娘泼出去的水,这钱财要是玄妙儿都留给娘家了,那她跟继业以后不也是不好过么我们说这个有点逾越了,但这也是为了他们小两口好。”

    他们两口子早就惦记玄妙儿的钱财了,以前他们在家里还是装的挺好的,也想着能继承家业,可是这几年老爷子越来越不重视他们这房了。

    所以方三夫人想好了,过一阵把自己的外甥女给花继业当小妾,要是玄妙儿的嫁妆多,那以后外甥女用点手段,自己不也是跟着受益

    自己这个外甥女家里没什么本事,一直仰仗自己的,所以很听自己话,到时候他们保证什么都听自己安排,玄妙儿那些财产可不是小数目。

    花继业看着外祖父微微点头,让他不用开口,自己看着方三爷道:“三舅,我花继业是娶媳妇,不是入赘,我有啥我们花家在永安镇什么名声要说相配的话,是我花继业配不上人家玄妙儿,玄家的财产,我不会过问。并且我喜欢的是玄妙儿这个人,就算是没有嫁妆,就算玄妙儿什么都没有,我也会娶她。”

    方三爷站起来一副怒气的看着花继业:“花继业,你就是国公府的外孙,是外姓人,我们这么为你着想,你别不知道好歹,我们要不是因为有亲戚,能跟你说这个,你不领情就算是,还像是我们有什么不对的,你也好意思。”

    花继业笑看着方三爷:“三舅,你看你也说了,我是外姓人,其实大家也都知道,一个国公府的外孙,也没走仕途,没什么身份势力,我就是个落魄的小商户家的落魄公子,我花家真的不如人家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