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中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碎空战神 > 《碎空战神》第三卷 踏上征程 第五百三十一章 大战
    在科尔沁家族之中有一名老祖,此老祖的实力异常的强大,能将灵魂之力与火系元素的奥义融合在一起,打出无上的攻击力道,也是因为此人,科尔沁家族才在拉瓦克星之上名声大震。.

    此人名为佰伦斯.科尔沁,他体内流有科尔沁家族最为正统的血脉,对于火系元素的感知和在灵魂**之上的造诣都是远超常人,此人十五岁踏入了战场之境,二十五踏入了战神之境,创造出了火系元素与灵魂之力融合的**——《神诀》。

    《神诀》凝练火系元素,将火系元素的奥义发挥的淋漓尽致,可以说佰伦斯对火系元素无比的专注。

    所谓《神诀》,凌驾于万物之上,那股强大的气势有着燃尽天下不平事的霸气之感,其中蕴含着火系元素的暴戾,更是蕴含着灵魂之力那种攻击力的尖锐。

    佰伦斯与拉瓦克星数一数二的势力桂轮家族的老祖号称战王佩里有着一场惊世大战,那场大战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

    佩里的年纪比之佰伦斯要大上不少,那桂轮家族是拉瓦克星的老牌家族,在科尔沁没有崛起之时,桂轮家族在拉瓦克星统治一方已经有数千年的时间了。

    桂轮家族的战王佩里的名头早已响遍了整个拉瓦克星,此人战力无双,早年经历无数大战,从未尝过败绩,老年之后便是隐退,潜心提高自己的实力,希望成为家族的守护神,虽然他不是那桂轮家族的开山鼻祖,但是在他潜心**和强大的天赋之下,他的实力堪比鼻祖。

    那天拉瓦克星天雷滚滚,阴云密布……

    佰伦斯和佩里两人站立在拉瓦克星霸天神河的上空,河水滚滚而流,发出巨大的声响,好似在为这紧张的气氛添些紧张一般。

    周围更是人山人海,不论是那些自命不凡还是那些子明平凡的人都来观看这场惊世大战。

    在那时佰伦斯是在近百年之中升起的新星,而佩里则是代表着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一般的老牌强者,而且佩里更是从未尝过一败,而且在隐退之时,他的武道境界早已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了。

    在观看这场惊世大战之时,众人的心中都是怀着忐忑,所谓的忐忑也并非真正的忐忑,而是一种别样的激动,在众人看来这是千百年来少有的战斗,而且那战书也是佰伦斯向那佩里下的,可以说是一场明面上的战斗。

    佰伦斯身着红色长袍,其上勾勒着神蛟斗蟒图,是由道道金丝勾勒,头顶五华神冠,将所有的头发内拢于神冠之中,露出了那种洁白不显丝毫苍老的脸颊,给人一种俊逸之感,从表面看来他并不像那身怀大神通的绝顶强者科尔沁家族的顶梁柱佰伦斯,只是像一个出自豪门的俊俏公子哥。

    佩里则是与那佰伦斯有着很大的反差,他衣着不算华贵,只是普通的粗布衣罢了,经历了无数岁月洗礼的他好似将一切外界的名利都看的很淡薄,况且他常年在深山老林之中**,只是求得一个实力增强,其他别无所求,因此在面对佰伦斯之时,他并没有做什么行装之上的准备,在他看来,能战便战,没有那么多的废话可言,胜了自然好,作为战王的他对于胜利是很渴望的。

    岁月的流逝虽然将佩里的心态冲刷的平淡了不少,但是心底那股好胜却是依旧存在的,此次对于科尔沁家族佰伦斯的挑战,他更是没有丝毫轻视的意思,因为他也曾经听说过佰伦斯的战绩。

    佰伦斯身上散发出的那股强大的气机也是令他很震惊,他没有想到一个仅仅**百年的后辈竟然有着如此的实力。

    佰伦斯很有礼貌的向着佩里微微躬身,双拳轻轻的抱在了一起。

    “小子来自佰伦斯来自科尔沁家族,有些不自量力想要挑战一下战王佩里前辈的高招……”佰伦斯很恭敬的道。

    看到佰伦斯的态度,战王佩里还是很满意的,对于佰伦斯没有太过于强烈的反感。

    “我是你的前辈不假,不过你的实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挑战我这样一个老匹夫没有什么不自量力的,我老了,也许会败在你的手下的,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嘛,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我很可能被你拍在沙滩上……”佩里笑道,那话语无比的豁达,也许这就是长辈的榜样吧。

    “那就借您的吉言了……”佰伦斯再次恭敬的笑道。

    “哈哈……”佩里哈哈的带向了一声。

    “出手吧……”佩里向着佰伦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更加的体现出了他的前辈风范。

    佰伦斯则是微微一笑。

    在他的手上出现了一把血色战刀,战刀之上红光缭绕,那刀刃并非普通的刀刃,刃成锯齿之状,不过战刀并没有因为刃状锯齿儿显得顿挫,而是越发显得其锋利。

    “嘿……”

    伴随着佰伦斯的一声暴喝,在他手中的战刀猛然挥动起来,一股股强大的劲风陡然在天空之中刮起,好似与他身下的河水滚滚相合。

    那战刀也是在一瞬间劈向了佩里。

    在佰伦斯挥动战刀的同时,佩里从佰伦斯的体内感受到了一股无比强大的气势,甚是令他吃惊,他便是在第一时间拿出的他的趁手兵器——神戈,神戈之上黑色的神光溢流,一股强大的气势从神戈之上喷薄而出,向着那把刃形锯齿刀狠狠的掀去。

    那佰伦斯手中的战刀也是一把很强大的兵器,此刀名为——邪刃,是用一种名为火焚石炼制而成的,在其本身之中便是拥有着一股滔天的热气,其中所蕴含的火系元素也是异常的浓郁,之后便是经受了佰伦斯的千锤百炼,在其无上法力之下,其中也是被灵魂之力所浸染,那邪刃也不仅仅是蕴含火系元素,而是有着与佰伦斯体内相同的力量。

    那邪刃也是饮血无数,佰伦斯靠着这一柄战刀在拉瓦克星打下了一片江山。

    “铛……”

    只听一声闷雷般的声响,邪刃与神戈便是在顷刻之间撞击在了一起,空间瞬间被绞碎了开来,地面上的河水在强大气机的牵引之下也是掀起了滔天的巨浪,整片河床都是跟着颤动,那种强大的力量绝对不是普通的人所能打出的。

    邪刃挥动,在天空之中冲下了可怖的血浪,血浪之中更是蕴含着强大灵魂之力,那种力量可以将空间压得很结实的塌裂开来。

    神戈迅速的武动,在天空之中划出了一道道诡异的黑色弧线,那空间好似在瞬间被解离成了数块。

    “嗡嗡……”

    巨响在天空之中浩荡,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仿佛一道天雷在天空之中撕裂开来,残影一道道瑞霞千万条,无尽的能量骇浪在天空之中迭起,神戈芒霍霍,在顷刻之间便是形成神戈山。

    “铛铛……”

    震耳欲聋的清脆声响在天空之中响起,邪刃接触着神戈,在天空之中激起了一道道火花,将空间更是搅得稀碎。

    那佰伦斯的身形无比的优美,强悍的气势更是令人无比的心惊,每一刀挥出都会掀起无比强大的能量波纹,宛若湖水之中涌动的波浪。

    阴云密布的天空之中赤霞浩荡,黑色的神火惊天而起,宛若角龙探海一般。

    “轰轰……轰轰……”

    天空之中不时传来巨大的声响,整个空间都是狠狠的震颤着,有着一股回填灭地的威能。

    那佩里的心中生出了强烈的吃惊,他明显的感知到对方的实力丝毫不比自己的弱小,即便是战力的雄浑程度也是很不一般,况且在对方所打出的力量之中更是夹杂着强悍的灵魂之力,虽然不足以对他造成那致命的威胁,却是使得他的灵魂一阵阵紊乱,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在招式之上他也是渐渐的落了下风。

    他知道不能这样下去。

    “啊……”

    佩里一声暴喝,一股强大的战意骤然从他的体内喷薄而出,他身后的空间也是寸寸断裂,脚下的空间也是渐渐的虚浮。

    战王的名头绝对不是白来的,他的实力强大,战意滔天,战王佩里对黑暗元素的**专注甚至达到痴迷的程度,自他**开始,心中便是有着一抹惊天的豪气,想要成为最强者,他的信心所致导致他的实力进步神速,在这样千百年的坚持之下,好似得到了一股秉承天地意志的东西,那便是战意,因此被冠以战王称号,这战意是一个很奇特的东西,他不是一种能量而是一种意志,虽然很弱,但是却能在战斗之中起到很大的作用。

    那股惊天的战意骤然向着佰伦斯的身体狠狠圧去,当他真正的感受到这股来自天地的战意之时,佰伦斯的灵魂狠狠的颤动了一下,这是什么力量?为何会让我感受到一股如此巨大的压力,那种压力并不是寻常的压力,而是让自己心生惧意的压力,根本不知道如何的应对。

    士气高昂的佰伦斯在顷刻之间从天空之中快速的坠落而下。

    众人看到这一幕,心中也是一阵吃惊,这是怎么回事?

    “啊……”

    佰伦斯猛然暴喝一声,如血浪一般的强大能量波动瞬间从他的体内喷涌而出,他的身形也是缓缓的停滞了下来。

    不过此刻那佩里的身体已经来到了佰伦斯的身前,神戈猛然向着佰伦斯的头颅狠狠的切割而去。

    佰伦斯的眼睛一瞪,心中生出了丝丝的凉意,连忙举起了手中的邪刃进行抵挡。

    “铛……”

    只听一声清脆的声响在天空之中响彻开来,佰伦斯猛然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道向着自己的手臂传来,他的身体好似一颗炮弹一般倒飞而出。

    战王滔天的战意从他的体内扩而出,他并没有因为那佰伦斯的措手不及而停手,继续向着佰伦斯狠狠的压来。

    他的身体迅疾如风,神戈挥动,向着佰伦斯狠狠的压下。

    战斗就是如此,战王的心中清楚,真正强者之间的战斗,就在这一招一式之中,这个时候是不能留守的。

    佰伦斯的心中生出了一股不敢的意念,一道剑形灵魂猛然从他的眉心激射而出,在神戈来到他的身前之时,他的身体猛然一个翻转,那神戈强悍的劲气使得他右臂之上掀起了一大块血肉,鲜血骤然淋漓。

    不过那道剑形灵魂已经径直向着佩里的眉心射去了,那剑形灵魂竟然将空间撕裂开来,可见其中所蕴含的强大力量。

    “哼……”

    只听那佩里一声闷哼,那强大的意念之力猛然从他的身体之上扩散而出,向着那剑形灵魂重重压下。

    “嗤嗤……”

    只听声声巨响,剑形灵魂与意念的撞击之力竟然使空间有着丝丝的停滞之感,虽然减弱的剑形灵魂猛然撞击在他手中的神戈之上。

    “嗡……”

    而后尽数涌向了他的眉心之中,从来没有**果灵魂之力的战王的身体猛然震动了一下,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痛苦之色。

    不过就是这样一会的时间,那佰伦斯也已经静静的站立在数丈之外,在他的手臂之上不断的有鲜血淋下,此刻的他也是大口的喘着粗气,刚刚实在是太惊险了,刚刚如果把握不好便是死在了那神戈之下,也算的上是急中生智,那剑形灵魂彻底的将对方的阵脚打乱。

    剑形灵魂是自己在**灵魂之力所积攒的,可以说积攒了数年才形成的,是为了以防万一,没有想到在这个最为危急的时刻竟然派上了用场,他本来不是专注**灵魂之力,灵魂之力比之常人要强大,但是比那专注与**灵魂之力的人还是差了许多,不过那积攒数年的灵魂之力却是蕴含着别样的强大。

    那佰伦斯的额头和脊背之上已经布满了汗水,那种威压是他到现在也不清楚的,那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在他措不及防之下已经深深的撼动了他的内心,不行,我不能失败,如果失败对科尔沁家族影响太大了,本来科尔沁家族是一个新兴的实力,很难被一些老势力看好,在这样不看好的情况之下,很可能遭受一些势力的凌辱,不过此次要是成功的话,会为科尔沁家族增光添彩,在之后,科尔沁家族将会有着很好的发展。

    在喘过粗气之后的他脸上出现了强大的战意,一股强大的气势骤然从他的体内喷涌而出。

    “隆隆……”

    天空之中雷声阵阵,无数的空间在顷刻之间崩碎开来,好似碎裂的布匹一般。。

    佩里的身体之中那股强大的灵魂之力在肆虐着。战王的名头不是白白得来的,他的实力很是强大,意志之力加上他体内所拥有的黑色战力都是很强大的,虽然那剑形灵魂很强大,但是在黑色的战力消磨之下也变得可有可无了。

    “嗡嗡……”

    巨大的声音响起,那邪刃之上充满了浓郁的红色光芒,在其上扩散出一道道强大的灵魂之力。

    “一刀斩天下……”

    伴随着佰伦斯的一声暴喝,手中那红色邪刃骤然喷涌出一刀红色的刀芒,向着那佩里狠狠的压来。

    在佩里强大的能量之下,那屡剑形灵魂早已经被消磨掉了,当那当忙临近,神戈迅速的武动起来,与刀芒狠狠的撞击在了一起。

    “铛……”

    爆响清脆,宛如来自于九天之上的神雷,一圈圈无形的能量波动扩散,将那空间瞬间撕裂,浮现出了道道裂缝。

    “二刀噬苍天……”

    佰伦斯再次暴喝了一声,强悍的气势更是令人无比的心惊,手中的战刀犹如天空之中滑下的闪电,带着浓郁的电芒,重重劈砍而下,所过之处,空间发出啪啪的爆响之声。

    神戈挥动,黑色的神光迅速蔓延数丈,那股强悍的力道好似来自上苍一般,在空间之中留下了一道道不可磨灭的痕迹。

    那股强大的战意更合适使得众人的心中生出惊骇,那是秉承着来自天地的力量,有着无尽的神威,此种战意一出,在场那实力弱小的人,双腿竟然在微微的抖动着。

    这股战意着实令人惊惧,佰伦斯在经历上次的事情,心中多了一股强烈的谨慎之意,对于这股不明的力量,他也是早就做好了准备。

    红色的能量波动如惊天长河,从他的体内喷涌而出,发出那大海冲击石壁的声响,抵抗着这股强大的战意。

    两股能量相撞,在天空之中发出阵阵爆响之声,在感受到这股强大的力量之后,佰伦斯的心中依然生出了丝丝的惧意,但是此次他却是做了不少的准备,那股强大的气势猛然之间扩散,也算的上是将那股强大的战意给消磨掉了。

    赤色的匹练下滑,犹如灭世神光,将空间全部湮灭,强悍的气势好似惊天赤虹,在天空之中留下了数道痕迹。

    周围的众人心中生都是生出了丝丝的吃惊。

    之前那佰伦斯处在弱势,此刻竟然如此的强悍。

    “彭彭彭……”

    神戈挥动,黑色的光柱扩散,与那赤红的匹练狠狠的撞击着。

    “铛铛……”

    赤红的匹练泯灭着,不过那黑色的光柱也是快速的消失着。

    在那佰伦斯做好充分的准备之后,两人便是成为了一场消耗战,虽然战意强大,是意志之力,但是佰伦斯却是不弱小的。(未完待续。)

    〖新笔趣馆 〗百度搜索“xbiquguan”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