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中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碎空战神 > 《碎空战神》第三卷 踏上征程 第三百三十六张血溅石室
    “铛铛……”

    哈克那雄壮的身体迅疾如风,在他手中的长刀更是宛若一条黑色的蛟龙,与对方那火红色的龙枪狠狠的碰撞着,不过哈克的实力很强大,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对方已经被隐隐压制住了。

    周毅的攻势依旧狂猛,他的手掌之上墨褐色的战芒陡然乍起,向着芬斯家族的长老的头颅狠狠的拍击而去,他的招式虽然简单,但是里面却是融合了战力的奥义和周毅的灵魂之力。

    那长老感觉自己的头颅之中一阵混沌,他的灵魂也是狠狠的颤抖了一下,但是周毅的手掌在他的眼中却是逐渐的放大着,他也不容多想,他的右臂处于下意识的快速的抬起。

    但是这样仓皇的应对怎么能够抵挡的住周毅那强悍的攻击。

    “啪……轰……”

    只见老者的右臂在顷刻之间猛然炸碎开来,他的身体也在顷刻之间倒飞而出,在他倒飞的期间,大量的鲜血从他的口中溢出。

    “轰轰……”

    老者在那由石头制成的地面之上打了几个翻转,此刻他面露狰狞之色,那白色的长发有的地方已经染成了血红,他的左手在此刻也是扶着自己的肩膀,在他的右肩胛处还有鲜血在不断的溢出。

    周毅凌空而立,一动不动的看着那名老者。

    看到这种情况,众人的心中一惊,芬斯城剩下两名中年人心中的惊惧更甚,在他们分神的刹那之间,那名手持龙枪的中年人被哈克一刀劈出,而后重重的撞在了石壁之上,其后便是被的反弹而回。

    与水王对战的那名中年人胸口也是被水王击出了一道深深的伤口,鲜血在空间之中喷洒而出。

    芬斯城一方全部都受伤,就连长老都受了伤,他们知道再也没有翻盘的机会。

    “你们芬斯城不是很高傲吗?今天这是怎么了?”周毅轻轻的拍了拍手,脸上更是浮现出了一抹不屑。

    老者的眼神之中依旧闪烁着凶光,他没有想到今天刚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看来对方今天要把自己留到这里了,想到这里,他的心中不禁产生了一丝忐忑,虽然他的岁数不小了,就算是死在这里,自己也不算是夭折了,不过面对死亡又有几人不恐惧呢?现在他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一定要让自己活下来。

    “我们芬斯城当然高傲,今天你放我们几人离开这里,我会劝说家主不向你们泰山发起攻击。”老者看向周毅的眼神有些涣散,由于他的心中充满了恐惧,现在他说的这些话根本就是毫无头绪的。

    在场的众人都是微微一愣,来自芬斯城的两名中年人也是相互对视了一眼,而后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家的长老。

    听到老者的话,周毅先是微微一愣,而后便是大笑了起来。

    “长老阁下,您知道您刚刚在说什么吗?真是可笑。”周毅笑道,他一贯的作风便是不给对手留下丝毫的面子。

    看着周毅略带笑容的脸颊,老者的心中再次一阵悸动。

    “今天我敢把你们留在这里,便是没有害怕你们芬斯家族兵临城下,你们不来的话,我们泰山也定不会去找你们芬斯城的麻烦,在这次战斗之中我们泰山的士兵表现卓绝,也算是为我泰山正了名,即便是有再大的仇怨,我们也不会与四邻动手,可是你们欺人太甚,我也只好将你们留在这里,如果不把你们留在这里,我们泰山的尊严何在?”周毅眼神之中带着一抹冷厉之色。

    现在老者心中的恨意更胜,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处,现在的他也只能暗自的感叹。

    “另外,忘记告诉你了,你们也不要着急,等你们死后,芬斯城也会在不久的将来随你而去的。”周毅的身体在原地化为可一道残影,右手之上五指齐张,向着那名老者的头颅狠狠的扣去。

    “啪啪……”

    老者没有来得及躲闪,红白两色液体瞬间在天空之中四散开来,那些有些佝偻的身体也是缓缓的倒在了地面之上。

    芬斯城剩下的两名中年人的瞳孔都是微微一缩,他们没有想到对方出手竟然如此的狠辣,来您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一口口唾液从两人的嗓间滑下。

    但是在场的几人并没有丝毫的吃惊,倩儿已经跟随周毅多年,周毅那狠辣的手段他早就见识到过,在异空间之中帕尔也是一直追随着周毅,周毅比这残酷的手段不知多上多少,哈克更不用说,周毅曾经在黑暗神团大杀四方那血淋淋的惨状他是亲眼所见,狮王、水王更是看到过周毅如何将虎王屠戮掉的。

    “杀了……”周毅对着哈克淡淡的道。

    哈克看了周毅一眼,而后重重的点了点头,手中的战刀再次暴起了诡异的黑光,而后向着狮王狠狠的斩去。

    在气势之上那名手持龙枪的中年人已经被压到了,他的心中也如死灰,发挥出的实力怎么能够强大,与哈克没有接触几下,便是被哈克斩于刀下。

    这时周毅再次转向水王。

    “杀了……”同样的一句话从周毅的口中传出。

    那名中年人与那名手持龙枪的中年人一眼,同样是被水王给斩了。

    斩掉之后,看着鲜血淋漓的石室,众人的心中都是有着一丝沉重之感。

    但是周毅却是注意到了大家没有注意到的事情,刚刚战斗的能量波动可谓说是很强大,除了地面上的那张桌子碎裂,石室之中的石制器具并没有丝毫的损坏,如若是一般的石洞早就被撞击的四分五裂了。

    周毅住在这里也不是一天两天的时间了,但是却是没有发现任何大的奇特之处,他扫了一眼地面和一些摆在石室之中的石质器具,心中产生了一丝好奇,有时间一定要好好研究一下这石室。

    “让士兵进来打扫一下,换上一桌新的酒席,我们继续喝。”周毅对着皮卡尔道。

    皮卡尔微微一怔,脸上浮现出了一抹难以掩饰的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