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中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气凌霄 > 正文 第4428章 凝脂
    衡山是一座巍峨石山,山上的所有地方都是山石构成,因而,哪怕知道一些地方有古怪,衡山派也会避让,而不会去破坏山体结构,否则,毁掉山脉灵气,造成衡山派的损失不说,甚至可能会引起山体崩塌,形成灾难,那时候便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陆天羽闻言点了点头,而后淡淡说道:“可以肉眼根本看不破石台下的情形……”

    “你的意思是,要破开石台?”金乌天人眉头顿皱,石台乃是衡山派的灵气中枢所在,关乎着整座衡山的灵气,更关乎着衡山派未来的命运。

    因而,不到万不得已,金乌天人并不打算怎么做。

    陆天羽看出他心里的想法,微微一笑道:“前辈放心,衡山这座名山大川并非纸糊的,没有前辈你想的那么脆弱。只要小心一些,就能保证石台安然无恙。再者,这只是一个建议而已,前辈若不答应也无妨,我另想办法查看就是了。”

    “若能另想办法最好不过,衡山派弟子众多,石台又事关灵气中枢,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将其破开的好。”金乌天人说道。

    衡山派乃是东陆大派,派中弟子众多,虽说权利击中在各大长老手中,但破开灵气中枢这种事事关每一个人,若是不顾弟子反对,强行破开阵法,必然会引起大家不满。

    这是金乌天人不愿意看到的。

    陆天羽也明白这一点,便不再说话,而是围绕着石台看了起来。

    只是走了几圈,他始终没能看出什么异常,倒是楼兰女王在旁边说道:“若想查清楚其中的缘由,只能破开石台,除此之外,再无他法。”

    陆天羽也清楚这一点,但金乌天人不想破开石台,他自然不能强行这么做。

    想了想,他干脆冲着楼兰女王和金乌天人道:“你们两位退后一些。”

    楼兰女王和金乌天人不明白他要做什么,但还是依言退后几步,而后便见陆天羽深吸了口气,运转体内战气,再然后,便是两道夺目红光从他的眼中射出。

    “这是……”金乌天人惊讶,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陆天羽施展这样的神通手段。

    楼兰女王也有些意外,仔细看了片刻后说道:“我不知道他用的具体是什么手段,但看样子,应该是一种眸术。”

    “眸术?何为眸术?”金乌天人不解,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词。

    “所谓眸术,即瞳眸之术,瞳眸,修士之根本也,与人的手、足一样,可成为攻击手段攻击敌人。只不过因为瞳眸过于脆弱,一般修士并不会去修习瞳眸上的战技。而且,能强化瞳眸的战技本就少之又少,一般修士就更没有机会修习了。”楼兰女王淡淡说道。

    “瞳眸上的战技很厉害吗?”金乌天人好奇问道。

    “瞳眸上的战技乃是一种辅助神通手段,不能单纯的以厉害不厉害来形容。若论力量,瞳眸上是战技自然比不过玄兵战技,但瞳眸战技有诸多玄兵战技做不到的地方,比如探查。瞳眸战技能看破虚妄、直至本源,在某些时候,对修士的用可见一斑。”

    “那天羽的瞳眸战技能看破石台吗?”金乌天人看向陆天羽。

    “这就要看他的瞳眸战技是什么样的战技了。”楼兰女王也没有把握,陆天羽的瞳眸术一定就能看破石台。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陆天羽眼中射出的两道红光也越发耀眼,金乌天人感觉,以自己的修为和实力,若是置身于红光之下,怕是会被其融化的。

    就是不知道,看起来很厉害的红光,到底能不能看破石台,查清楚石台异样的原因。

    要是不能的话,说不得,衡山派就得将石台破开了。

    毕竟,石台乃是衡山派的灵气中枢所在,事关重大,要是有什么闪失,怕是会葬送衡山派亿万年的基业。

    “呼!”

    就在金乌天人忐忑不安的时候,陆天羽舒了口气,收起红光,而后向着这边走来。

    金乌天人和楼兰女王连忙走过去,问道:“怎么样了?”

    “石台底下有一座灵气池。”陆天羽淡淡回了一句。

    金乌天人闻言一愣道:“这是什么意思?”

    “此地乃是整个衡山的灵气中枢所在,下方灵气磅礴浓郁,远超过其他地方。这么灵气充裕的地方,久而久之就会形成湖一样的东西,只不过因为处在地下,灵气凝固,便会由湖变成池,即所谓的灵气池,灵气池便是衡山灵气源头的显现。”陆天羽详细的解释道。

    但金乌天人还是听的云里雾里,问道:“也就是说,石台的异样并非坏事,反而是好事?”

    “没错,是好事,而且还是大好事!”陆天羽笑望着金乌天人说道:“依我的观察,此地的灵气陡然磅礴是因为下方的灵气池发生变化,灵气外泄导致的。至于灵气池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我暂时还看不出来,但可以肯定,此次灵气池的变化必然是好的。”

    “为什么这么说?”金乌天人不解,变化必然是有好有坏的,在没有变化彻底前,是好是坏,都是猜测,可看陆天羽的样子,分明已经断定灵气池是往好的方向变化的——

    这就让金乌天人有些好奇了,陆天羽连灵气池为何变化都不确定,就确定了此次的变化是好的?

    当然,金乌天人这么想并不是不相信陆天羽,只是事关衡山派的安危,由不得他不小心谨慎。

    陆天羽早就料到了金乌天人会有这么一问,淡淡说道:“我看到灵气池没有崩塌损坏,说明灵气池本身并没有任何问题。再看灵气池内的灵气,虽磅礴却不凶悍,说明池内的灵气并没有异常……最重要的是,我隐隐看到灵气有化实的迹象……”

    “化实?什么意思?”金乌天人不明白这两个字的意思。

    “凝虚化实……前辈连这个都不明白了吗?”陆天羽笑着调侃了一句。

    “凝虚化实我自然知道,只是灵气池的灵气怎么会凝虚化实?这意味着什么?”金乌天人乃圣者修士,自然明白凝虚化实的意思,他只是不懂灵气为何会化实,化实又意味着什么。

    -“灵气凝虚化实会化成很多东西,最常见的便是凝脂……”

    “灵气凝脂?”陆天羽的话还没说完,金乌天人便忍不住惊讶出口。

    “没错,就是灵气浓缩成的凝脂。凝脂的功效和用我想不用我多说,前辈也应该清楚,其可直接服用,也可做药用炼制各种丹药……用不可谓不大……”

    金乌天人点头,陆天羽说的他自然清楚,凝脂无论直接服用,还是炼化成丹药都是极好的。若非如此,以他的修为和境界,也不会听到“凝脂”两个字就表现的那么惊讶。

    “而凝脂其实就是凝虚成实的灵气……石台下的灵气池发生了什么变化我暂且看不出来,但可以确定,其内的灵气已经有凝虚成实的迹象。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形成凝脂了。”

    “当然,最值得开心的并不仅仅是这样……灵气凝虚化实再进行变化,可以形成多种多样的形态,并不单单是凝脂这一样。但无论最后形成什么样子,与贵派而言,都是好事一件。这等珍稀的修炼资源,恐怕整个修罗大陆也没多少吧?”陆天羽说道。

    金乌天人点头,凝脂这种东西的确很珍贵稀有,修罗大陆虽大,但的确没几个人见过这种东西。怜星宫可能有,但也未必能有很多。

    至于衡山派,也从其他地方寻得一些凝脂,但那是前辈大能留下的,距今有上万年之久。

    且,这么多年下来,随着宗门的消耗,库存的凝脂只剩下不到巴掌大小的一块,衡山派像宝贝一样留着,和至宝聚灵液一样,存放在藏宝阁内,就连金乌天人这样的宗门大佬,想要取出使用,也要经过掌门江别鹤以及五行者、众院主、长老的共同同意才行。

    由此可见,凝脂的重要性,若真如陆天羽所说,石台下的灵气真的有形成凝脂的迹象的话,那对衡山派而言,的确是天大的好事一件。

    只不过,要真形成凝脂的话,岂不是意味着,石台还是要被拆除?

    “当然要被拆除,否则凝脂怎么取出来。不过这种事,就看贵派的决定了,不破除石台,不取凝脂也无妨,待到凝脂形成后,这里还是会恢复以前的状态,这一点前辈不用担心的!”

    灵气凝虚成实化成凝脂的过程,对衡山派的灵气中枢是有影响的,在形成凝脂的这段时间,此地的灵气会越发的磅礴,整个衡山的灵气都会受到影响,从而间接影响众弟子的修炼。

    可一旦凝结成功,灵气中枢便会恢复,且不会有任何不良影响,因而,在陆天羽看来,这是天大的好事,哪怕破开石台也是值的。

    当然,他不是衡山派的人,不能替衡山派做主,具体要怎么做,自然还是要看衡山派自己的决定。